本篇文章1458字,讀完約4分鐘

學術腐敗成為公眾話題,而近年來,本科生和研究生畢業論文(學位論文)的模仿現象卻沒有引起社會的足夠關注。 模仿現象的普遍化、模仿模式的隱蔽化、對模仿行為的片面理解,是畢業論文模仿問題的幾大表現。

有些學者認為模仿幾乎存在于所有的畢業論文中,這當然是夸大其詞。 但是,對于特定的學科、特定的專業,由于模仿的低價化,模仿確實成為了普遍的問題之一。 例如,很多人文社科專業的畢業論文,缺乏實際的調查和研究,只靠文案的分解來做論文。 雖然不能說文案分解沒有意義,但重復分解和簡單分解是大學生畢業論文普遍存在的問題,越來越多的分解結果來自前人現有的成果,畢業論文被炒作。

日前,北京大學圖書館宣布,將停止與中國知網的合作,引起輿論的關注。 大部分是在中國大陸出版發表的學術論文,包括一些碩博論文,其全文被知網收錄。 與國際分散的論文數據庫系統相比,中國知網可以說是包羅萬象的論文巨無霸。 許多專業的學生在寫論文的過程中形成了對知網的高度依賴。 畢業論文通常是在知網上下載、拼湊、整合相同主題、相似主題的論文,不排除這樣的論文被知網收錄“重用”的可能性。 北大圖書館宣布不購買知網數據后,學生曾被調侃過——這可能會阻礙當時畢業生的論文撰寫,但也很可能會大幅提高當時學生的畢業論文水平。

目前,各校通過比較畢業論文抄襲現象,建立了一系列反抄襲機制。 最常用的方法是用子矛盾攻擊子矛盾——利用知網提供的論文重復率檢測系統,分析畢業論文的重復率。 由于知網囊括了大部分學術資源,這種檢測方法確實有其合理性,并未使以前流傳的全篇模仿有力。 但是,計算機分解出的重復率只是一個數字,無論是10%還是20%,都只不過代表了模仿可能性的變化。 事實上,模仿者寫字句表達也可以使重復率不到5%,但認真引用的作者可能會面臨重復率高的不自然。 機器檢查只能比較詞句的不同,不能檢測出思想和精神的重復。 更奇怪的是,知網的論文檢測只針對機構客戶,但一點點的機構人員利用這個“特權”向學生銷售檢測報告,很多學生事先在淘寶購買自己的論文檢測報告,根據具體的重復復印件進行編輯,在學校正式檢測中被發現。

“畢業論文借鑒還是抄襲?這不該是個問題”

平心而論,大學生特別是本科生的學術原創能力有限,在有限的時間內,寫出具有獨特觀點、具有學術價值的論文并不容易。 基于這樣的事實,包括導師、論文評審委員會在內的培養者,對論文的獨創性要求降低了標準。 這是因為論文答辯過程中發生了“放水”現象。 對于本科乃至碩士生來說,學校對就業工作的重視程度遠遠高于論文關注的重視程度,畢業論文水平的高低只取決于導師個人是否看重羽毛,是否有“嚴師出高徒”的觀念。

模仿現象的長時間存在,使學生對論文的模仿形成了輕率的態度。 許多學生認為,一篇論文的產生,是大量“參考”、“引用”不可缺少的過程。 這無形中提高了“模仿”這一行為的規定標準。 本來,學術論文是學術思想和觀點的表達,如果自己的思想不是原創,并且有確定的來源,就可以認定為模仿。 現在,模仿變成了技術上的評價。 而且,對模仿的認識也停留在復制層面。 就好像兩個復制品所有的詞都不一樣,不是模仿。

要扭轉現在這種普遍的模仿現象,首先必須從推翻學生對模仿的認識開始。 一篇文案到底是參考還是剽竊,這本來就不應該成為問題。 這需要學術界自上而下地帶頭,也需要學生把畢業論文的寫作看成是學習過程中的大事。 另外,社會也必須提高論文的重視,很少家庭在招聘時要求瀏覽學生的畢業論文。 如果學生的學術能力和實際工作能力有一定程度的統一,對畢業論文的恐懼就會上升到新的階段。

標題:“畢業論文借鑒還是抄襲?這不該是個問題”

地址:http://www.doktororjin.com//myjj/33923.html